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西川涪东翁博客

印射出生活的点点滴滴。

 
 
 

日志

 
 
关于我

西川涪东翁,男,四川绵州涪江东岸一个老头。绵阳西蜀文学艺术院《蜀风》杂志执行主编。经年浪迹网络,小趣码文字为乐,以教人为人度日。在报刊,“绵州诗联”、“新浪博客”,“网易博客”,“红袖添香”、四川文学网站等媒体发表各类文字多件,多次获各级征文奖。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一个作家.一本书的记忆  

2012-02-27 13:54:49|  分类: 散文.日志.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二月廿五日,在绵阳新华文轩书店,无意中发现了冯翔遗作《风居住的天堂》。于是又记起他的另一部遗作《策马羌寨》来,以致找遍了整个书店,无果,询问书店导购“有无绵阳作家专柜”以期有所收获,答曰“无”,最后再找服务处,皆答曰“无”。于是,购得《风居住的天堂》便遗憾而归了。       

回家,便拜读了书中的文字。其实,《风居住的天堂》中的文字,我早在冯翔先生的空间里已经读过了,并且早已转载到了我的博客里。我知道大地震后,先生是无法忍受丧子之痛和对天国的爱子思念之切而自杀的。

 我喜欢先生的文字,我敬佩先生的为人,我被先生深深的爱子之情所感动。

 先生的文集《风居住的天堂》汇集了他在地震前后创作的散文、诗歌、中篇小说,风格多样、情感细腻丰富。在时间上以2008年5月12日为分界,分为前期羌寨风格文学,和后期地震纪实文学(兼回忆录性质)两个部分。以多种文体,全面展现作家30多年的精神世界和生活坏境。

先生的长篇小说《策马羌寨》以他的家乡,地处羌汉交界地带的青冈堡为环境背景,以羌族三大家族———燕子垭的潺西家族,东山寨的柴禾家族,以及西山寨的索德家族———之间的恩怨情仇为主线,为我们展开了一幅自清末至解放初、波澜壮阔的历史画卷,可谓一部近代羌族的史诗巨作。先生的文字自觉承担起了族群文化的传承重任。这是迄今第一部反映羌人生活场景的长篇历史小说。对于一个有着六千年悠久历史的民族而言,这部作品的出现无疑具有填补空白的意义和作用。

我是5.12特大地震的亲历者,我曾为遇难的同胞而流泪,曾为我在此次地震中被埋于北川老县城的学生王娟痛彻心扉。

从2008年5月12日至今,我先后三次到北川祭奠亡灵,其中两次在望乡台远眺满目废墟的老县城。2011年3月,在漫天雨雾中亲历老县城废墟,亲历北川中学废墟,亲历毛坝中学废墟,亲历万人坑,亲历……雨水和着泪水,祭奠亡灵,祭奠这死亡之城。扯天扯地的雨雾中,我远远地望见曲山小学废墟上的那棵皂角树,远远地望见冯翔和他的爱子在风居住的天堂徜徉。我曾写下悼念先生之文字——

为了陪伴天国的爱子,你和妻子留下遗言——不管三五年,还是多少年之后,一旦离开了这个世界,定将自己的骨灰撒在曲山小学那棵皂角树下。因为那是爱子遇难的地方,爸爸妈妈将永生陪着儿子,不管世事沧桑,海枯石烂,直到这个星球殒灭的那一天。

曲山小学的那棵皂角树,悬在一片废墟坎上,树根包着废墟顽强楔进四周,尽管树枝主干已经不能伸直,但其枝丫仍不屈地向着一切可能延续生命的方向努力扩张着。树根下,尽管没有进退自如的空间和泥土容纳一个邻居。

为了冯翔先生的遗愿,他的亲属、好友、志愿者、媒体记者 ,纷纷动手制造,废墟的砖,一块块沿着温暖的手,传递到树根下。远离树根的一栋歪歪斜斜大楼下,一个人手执锄头闷声不停地狠挖,然后 ,找来一切可以盛土的器皿,装满,递出,装满,递出…… 他,就是冯翔一个同事。

废墟的更远处,一个身着白衬衣的女子,一名志愿者,满山遍野地跑来跑去,摘来一束山花送到墓前。

树根旁,一个以废墟作为支架的平板上,放着一双运动鞋、一盒图画笔、书本、玩具…… 尽管日晒雨淋摧残,但这些物什,已然井井有序,仅仅相隔数日,父子竟在此间团圆共赴天国。简单墓穴搭建完毕,冯翔的姐姐把弟弟骨灰一把一把撒进故土,以此实现一个羌山之子的夙愿。

走笔至此,忽然想起3月18日绵阳西蜀文学艺术院在富乐山开会时,我们还谈起先生的妻子景雪莲老师,还谈起在编辑《蜀风》杂志时拜读景老师的文章《告别我的三十二岁》,为其爱子挚情和念夫深情所动。现将此文摘录于斯,以示纪念。

......告别32岁,让我想起了我的年少青春,怀揣远大理想,埋头苦读。终于实现了当老师的梦想。在理想的征途上认识了苍山(冯翔),从此我的每一个生日,他的祝福便成了必不可少的礼物。从山上亲手采摘的野花,泛着淡紫色,粉红色的野草莓,或是有跳舞娃娃的音乐盒,一顿丰盛的烛光晚餐,竟然都变成了今生最美好、最难以忘怀的回忆。

告别32岁,让我想起了我的墨儿,我最最聪明、活泼、帅气而懂事的儿子。当我第一次感觉他的小生命正在我的腹中孕育,第一次蹬着小腿踢我的肚皮,第一次听到他来到这个世界的啼哭,第一次看见他笑,第一次松开大人的手大步向前走,第一次听到他喊妈妈,喊爸爸…...都让我感到无比的骄傲。爸爸还给他取了一个与众不同的名字——冯瀚墨,希望他能在浩瀚的墨海中快乐成长,成为一个学识渊博而才华出众的男子汉。因为有他,我们的生活充满了灿烂的阳光,充满了幸福的欢笑,还憧憬着美好的未来。墨儿是爸爸妈妈所有的幸福,所有的希望。然而,老天爷却无情地带走了他......

墨儿啊,我亲爱的宝贝!妈妈永远都不会忘记,是妈妈牵着你的小手和你一起走出家门。一路上有说有笑,就在十字口,你向妈妈挥挥手,担心你过马路,一直看着你,你却很小心地看看两边都没有了车才蹦蹦跳跳走过马路。也许有些不舍,也许有些担心,走了好远,再回过头来看你,而你也在回头看我,还叫我下午早点回来。妈妈永远都记得你说的最后一句话:“记得给我买束鲜花哦”。我原本以为这只是因为你很少看见街上卖花的,感到好奇才这样说,却不知道这句话竟然成了我们母子俩的临别遗言!早知道这样,妈妈打死也不会松开你的手,打死也不会让你去上学。是妈妈没有保护好你!永远留在妈妈脑海里只有你那渐渐远去的小小的背影,上身穿着白色的夹克,下面穿着一条宽松的迷彩休闲裤,背上背着蓝色的奥特曼书包......

就在我写下这些文字的今天,我的墨儿已经满九岁了,个子应该长齐妈妈的肩膀了,体重应该有五十多斤了,皮肤可能会变得黑黑的,越来越像你爸爸了吧。我亲爱的宝贝,你和爸爸在天堂还好吗?妈妈无时无刻不在深深地思念着你和爸爸。爸爸舍不得你,放不下你,不忍心你一个人在那里无依无靠,他来照顾你了。没有妈妈,爸爸也一定会照顾好你的,对不对?今天也一定会给你买个又大又漂亮的蛋糕送给你的,对不对?无数次与你和爸爸在梦中相见,梦醒时却总是泪流满面。

告别32岁,我不得不重新思考我的人生。我相信在不久的将来,我们一家一定会在天堂重逢。然而现在的我不得不过完余生。和过去挥挥手吧,告别我的32,告别所有的痛苦,告别所有的悲伤。鼓起勇气大声告诉自己:坚强点,为了自己,为了活着的关心我的每一个人。

……

今天,读完冯翔先生遗作《风居住的天堂》,早已时值早春二月了,写下诸文字告慰先生在天之灵——风居住的天堂,那里没有地震,没有苦难……

[原创]一个作家.一本书的记忆 - 西川涪东翁 - 西川涪东翁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82)| 评论(5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