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西川涪东翁博客

印射出生活的点点滴滴。

 
 
 

日志

 
 
关于我

西川涪东翁,男,四川绵州涪江东岸一个老头。绵阳西蜀文学艺术院《蜀风》杂志执行主编。经年浪迹网络,小趣码文字为乐,以教人为人度日。在报刊,“绵州诗联”、“新浪博客”,“网易博客”,“红袖添香”、四川文学网站等媒体发表各类文字多件,多次获各级征文奖。

网易考拉推荐

地震故事之53:堰塞湖水步步逼近  

2012-03-20 18:48:58|  分类: 转载地震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漩坪乡场镇位于唐家山堰塞湖坝体上游3公里处,场镇一边是湔江,一边是佛泉山、金子山,湔江旁是北(川)茂(县)公路,公路两旁是近几年修建的新房子,被称为“新街”。靠山的地方有几条街,多是砖木结构的老房子,被称为“老街”。再往山上走,有乡政府、乡中心小学、粮站等单位。“5·12”地震发生后,这里与外界隔绝,5天时间里,乡干部组织2000多人大转移,转移过程中,没有死亡一个人。

                          强震袭来,我们没有慌乱

  王国平:我在老街上开了家茶馆,12日那天下午,有4个人在打牌,我站在旁边“抱膀子”,突然感到地震了,我一步跨到街当中,可是站不稳,我就跳到街对面,一把把门枋抱住。这时,只听到到处是“轰轰隆隆”的房子垮塌声,天一下子就黑了,灰尘直往眼睛、嘴巴、鼻子里扑,我闭上了眼睛……

  过了一会儿,天亮了,我就往乡政府的院坝里跑。跑到那里,发现院坝里聚集了好多人,都灰头土脸的,不少妇女和娃娃都在哭,乡党委书记张康奇已经在那里了。

  张康奇:12日那天,我们安排了公休假,大部分乡干部在休假,只有我和副书记贾娅、副乡长杨帮明等几个干部在家。地震没有将乡政府的楼震垮,我们跑到院坝里。这时,附近的小学、幼儿园、街上的居民也有好多人跑到院坝里来了。还好,小学的房子也没有垮塌,学生娃儿都跑出来了,一个没少。

  但乡政府的院坝仍不安全,6层高的宿舍楼已经倾斜,随时有垮塌的危险。我把乡干部和街道办的同志召集到一起,问了一下各个位置的情况,决定成立三个小组。一组人带领乡政府院子里的几百人向石龙村转移,一组人和乡卫生院的同志到街上搜救,一组人和派出所的民警一起守住两个街口,防止群众进入废墟找东西造成新的伤亡,也防止有人趁机偷盗。

  王国平:地震后,路上裂开了10公分的口子,上下错位有几十公分。转移的时候,我们安排人守在裂口旁边,让学生娃儿手拉手通过。

  张康奇:安排完后,我和几个人到处转了一圈,发现通往白坭方向的大桥垮了一半,成了危桥,我安排人守着,不让人通过。街上房子有的垮塌了,没垮的也摇摇欲坠。看来,没法回家居住了。

  当天下午,我们把青壮年人组织起来,从没有垮塌的房子里向外搬东西,凡是能吃能用的,由乡政府统一征用,有篷布、食品、锅碗茶壶等,还从卫生院搬出了200多件药品。到晚上7点多,全部转运到乡政府的院子里。

  晚上,汇总了一下,地震时场镇死了8人,还有几个人重伤。

  王国平:在漩坪街上开副食店的几个老板都很开通,胡正英把自己9万多元的东西全部捐出来了,姚兵把自己店里4万多元的东西捐出来了,邹宗荣把1万多元的货捐出来了。还有几个开馆子的,只要房子没有垮,都把米、菜、肉、啤酒拿出来了。

  6点多,我们开始给学生娃儿发吃的。由于吃的东西太少,一个学生一把胡豆或豌豆,一个班一瓶矿泉水,没有给大人发。天黑前,在石龙村一组、二组的篷子全部搭好了,够1500多人住。我们给4个学生发一床被子,大人没有被子,烧了几堆火,在火旁坐了一夜。

  后半夜,下雨了,幸亏抢运出来的锅碗瓢盆多,都用来接雨水。第二天一早,用雨水煮了几大锅稀饭,大家都吃了个半饱。

  堰塞湖水一天涨好几米,我们意识到,比余震还要可怕的是水

  王国平:漩坪中学在河对面,地震中,一位老师受了伤。大桥成了危桥,不能通行。对面的人喊:“有没有药?有没有医生?”大家从废墟里找来椽子,扎成木筏子,把医生送了过去。

  晚上,医生回来的时候,发现河里涨水了。

  张康奇:13日天一亮,站在高处一望,天哪,水已经靠近河对岸中学的操场了,一夜上涨了七八米!

  电话还是打不通,没有一点外边的消息。我们判断,肯定是山体滑坡堵塞了下游河道。我召集大家商量下一步怎么办,有人说,这么大的水,会把坝体冲垮,等水退了,我们就可以回去了。但多数人认为,要做最坏的打算,主动向高处转移。最后,我拍板:撤!

  几年前,有关方面就规划建设漩坪电站,电站建成后,准备把场镇搬到海拔900米的十里任家坪,那里地势开阔,基岩厚,应该比较安全。我派人探路,他们回来报告说,路没有大问题。

  那天一早,从各个方向聚集到石龙村的人已经越来越多,我们决定当天转移到十里任家坪。

  余震还在继续,随时都有山崖垮塌,雨下个不停,水涨得越来越快。开始还不想转移的人,也意识到,比余震可怕的是水,不走不行了。

  到了晚上,电话还是打不通,县上也没有派人来。我预感到,北川县城的灾情可能比漩坪还严重。

  王国平:上午,乡上的干部组织大家从粮站抢运出来约10吨大米,然后,所有人都组织起来,连同四五年级的小学生,把粮食先背到半山腰的太阳坪,能背多少算多少。还有几辆“火三轮”和摩托车也派上了用场,沿着机耕道,把粮食直接运到十里任家坪。

  下午,水涨到了公路上。晚上,水涨到了街上。

  那一天,张书记跑的路最多,拄个棒棒,山上山下不歇气地跑,嗓子都喊哑了。

  家被淹没了,人们跟着国旗走,按乡干部说的做

  张康奇:14日那天,晴空万里。水面很平静,绿绿的,却越来越让人心里发毛。眼看着街上的房子一座一座慢慢变小,后来就看不见了。到了晚上,乡政府也被淹没了。看到这些情景,很多人哭了。

  乡政府院子的海拔高度690米左右,石龙村740多米,水还在上涨。水情不等人,最怕的是夜里人睡着了,水悄悄涨上来,跑都没法跑。我们要尽快把所有的人员和物资向山上转移。

  王国平:头一天把物资转运到了半山腰的太阳坪,背了整整一天,又没有吃饱,实在没有力气了,14日那天,继续往高处的十里任家坪转运,运得很慢,到晚上才把所有东西转运完。

  有6个伤员,加上病号,十几个人走不动。我们用竹子、篷布做成滑竿,把他们抬上了山。

  晚上,听收音机里说,北川县城被夷为平地,只有4000多人活出来。我的幺女子在县城,张康奇、杨帮明、贾娅的家人都在县城,不知道能不能活出来。

  那天晚上,我看到张康奇一个人蹲在路边悄悄地哭。

  张康奇:我的家里人都在县城,凶多吉少。但我不能走,如果我走了,班子就散了,群众就乱了,不知道会出什么事。我也不能当着大家的面哭,我哭了,大家都会哭。

  当时,与外界失去了联系,除了场镇和石龙村的人以外,其他村子的情况都不知道。路都断了,要在山上呆多久,也不知道。我算了一下,我们的粮食可以支撑10天左右,如果人再多一些,还坚持不了10天。

  那天晚上,我们把帐篷编号,对每顶帐篷里的人员进行登记,选出“篷长”,每个“篷长”到指挥部领方便面和水。

  撤离的时候,我没有抢出别的东西,只从办公室里抢出了一面国旗。从撤离的那一刻起,乡干部走到哪里,就把指挥部设在哪里,就把国旗插到哪里。

  王国平:从来没有遭过这样的大难,很多人吓傻了,没有主意了,不知道山外的情况,也不知道往哪里走,大家就跟着国旗走,按乡干部说的去做。

  终于松了一口气,可我成了“光杆司令”,8位亲人已经遇难

  王国平:公路断了,往山外逃难的人们踩出了一条通往擂鼓的便道,十里任家坪成了必经之地。15日,漩坪乡撤离出来的人,加上过路的,最多的时候,我们设立的这个安置点汇聚了2500多人。不但安置漩坪乡的受灾群众,还安排了几个人,为过往受灾群众煮饭、烧开水,安排住宿。

  有从擂鼓方向翻山走过来的人,都是回家找亲人的,从他们口中得知,绵阳九洲体育馆在安置北川受灾群众。

  张康奇:堰塞湖已经把漩坪淹没了,家是回不去了,人都集中在安置点,压力越来越大。趁着天气晴好,我们决定给每人发3天的口粮,由“篷长”领取,能走得动的,相互照应着,沿着小路往擂鼓方向走,但党员干部必须留下来,坚持到最后。

  王国平:15日晚,我向张康奇请假。我的幺女子在北川县城,我说,让我去看看吧。他说,党员干部一律不许走。磨了半天嘴皮子,最后,他总算同意放我走,但我女婿必须留下,算是一换一吧。

  张康奇:16日下午,直升机出现在天上,我们使劲挥舞国旗,挥舞衣服,但直升机朝禹里方向飞去了。我非常着急,留下来的都是老弱病残,8个伤员伤口已经开始坏死了。我希望尽快与部队联系上,请直升机把他们尽快接出去治疗,便派出两路人求援,一路到擂鼓,一路到禹里。

  17日,派出的人还没有回来,我就带了几个人到县城求救。走的时候,给老百姓说到附近的村子查灾了,不敢说我去县上了,他们会以为我逃跑了,会出乱子。

  晚上9点,到了指挥部,见到了县委书记宋明、县长经大忠,汇报了漩坪的灾情和唐家山堰塞湖的情况。领导安排我第二天随部队到县城搜救自己的亲人。正好有一支援救部队要下乡搜救,我含泪望了北川县城一眼,牙一咬,便带部队回漩坪了。

  18日,我带着53名解放军战士回到了漩坪时,派往禹里的人也回来了,带了30位武警战士。通过“北斗一号”联系,直升机终于降落在漩坪,来回飞了53架次,把学生、老人、伤员400多人安全运到了绵阳。

  5天时间,2000多人大转移,没有死亡一个人。我躺在地上,终于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仰望夜空,父母、岳父岳母、妻子、孩子的影子在我眼前晃来晃去,我再也忍不住了,泪流满面,一股撕心裂肺的痛……哥哥打电话说家里一共有8位亲人遇难,连尸体都找不到,我成了“光杆司令”了!

  

  评论这张
 
阅读(6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