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西川涪东翁博客

印射出生活的点点滴滴。

 
 
 

日志

 
 
关于我

西川涪东翁,男,四川绵州涪江东岸一个老头。绵阳西蜀文学艺术院《蜀风》杂志执行主编。经年浪迹网络,小趣码文字为乐,以教人为人度日。在报刊,“绵州诗联”、“新浪博客”,“网易博客”,“红袖添香”、四川文学网站等媒体发表各类文字多件,多次获各级征文奖。

网易考拉推荐

地震故事之55:他背着60万现金  

2012-03-20 18:52:11|  分类: 转载地震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几个同事的帮助下,我将两个装钱的口袋绑在了身上,然后跟着同事以及派出所所长开始向北川县城方向进发。借着月光,我们看见湔江的水已经将信用社没有倒塌的房屋淹没,这可是我生活和工作了10年的地方,那一刻,我的胸口发堵,想哭却哭不出来。

  

  返回危楼,我们从营业厅抱出20万现金

  5月12日,我到漩坪乡灯宝村回来时,身上弄了一层厚厚的泥巴。回到宿舍换了衣服后,我准备到信用社旁边的商店买双袜子,刚出门,脚下就开始晃起来,周围到处是“轰隆隆”的声音。仅仅几秒钟,我就感觉天旋地转,之后我看到了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景象:离我1米远的地方,水泥路面突然裂开一道足足有四五十公分宽的裂缝,那道裂缝沿着街道“哗哗”的向远处延伸,一眼望不到头……

  就在这时,营业厅里的同事也疯了一样往出跑,他们看见我发愣,拽住我的胳膊往场镇口方向一起跑。在奔跑途中,我才发现街道边农经站、计生站等单位的房子像是被爆破一样,全部垮塌,街道上到处是奔跑、尖叫的人群,整个街上灰蒙蒙一片,三五米的距离也看不清人脸。

  几分钟后,我和同事们跑到了场镇口的一个开阔地带。此时,这个地方已经聚集了很多人,由于手机没有了信号,大家都不知道亲人的下落,一些人在绝望中开始哭了。

  就在这时,一名年轻的妈妈抱着刚出生两天的婴儿来到了人群中,尽管孩子的奶奶、妈妈不停地哭喊,但是脸上被盖了厚厚一层灰的孩子,不哭不闹也不动,从他的眼睛里大家还能感觉到他在笑。看着孩子,那一瞬间我想到了自己的家人,他们怎么样了?想到家人,我就觉得我更应该镇定下来。于是我和另外一个同事相互击掌,说:“不怕,先别乱……”之后,我们开始注视着周围的一切变化。

  大约过了半个小时,我和同事觉得“长时间”大地没有动静了,我们才意识到营业厅里还有20多万元现金,于是我和两位同事立即返回。好在信用社两楼一底的房子尽管严重倾斜,但是没有倒塌。为了避免发生意外,我们将一名女同事留在外面观察周围的情况,我和另外一名男同事则小心翼翼地走了进去。当我们将20万元现金从屋子里抱出来后,又不顾一切地向场镇口飞奔。

  再返危楼,我们抱出40万现金和票据

  大约又过了1个小时,漩坪乡党委、政府开始组织老百姓往附近的山上疏散,我和3个营业厅的同事抱着钱也紧紧地跟在人群后面。下午5点左右,我将钱递给同事抱着,又随政府组织的青壮年突击队,回镇上找了一些食品和彩条布,在山上搭建起一个大的简易棚子。

  晚上,天突然下起了大雨,从漩坪场镇转移来到山上的数百群众躲在简易棚子里面,由于很多人与亲人没联系上,加之棚子里面到处是积水,大家望着天,不停地用手机与外面联系。

  而我和同事们这时才发觉,我们抱出的钱是一个“烫手山芋”,人群里,要是谁动了邪念,那该咋办?为了不出意外,我和几名同事轮流抱着钱,周围有一点响动,我们身上就要冒汗。

  大约在第二天凌晨1:00,棚子里一个受伤的10岁小孩突然停止了呼吸,孩子家人的哭声使棚子里的人乱成一团。越是乱,我们就越怕,我们将钱抱得更紧。当躁动的人群平静下来的时候,我看着那放在一边的孩子,想起亲人,眼泪不知不觉流了下来。

  5月13日中午,漩坪信用社的主任徐泽礼来到安置点。我们看见他那一瘸一拐的腿,就明白他已经走了很远的路,他告诉我们,地震时他正在从县城回漩坪的路上,他前后左右有很多人受伤,他翻越了几座大山来到了这里……

  在大家一阵相互安慰后,徐泽礼主任希望我和他一起再回信用社,将金库里的40万元钱取出来,我毫不犹豫地答应了。由于当时余震不断,乡政府的干部坚决不让我们去。我也怕死,但当时看着我们主任什么都不怕,要强行回去,我也就豁出去了,不顾镇干部阻拦,强行回到镇上。

  我和主任刚进入几乎倒塌的信用社金库,一次强烈余震就到来,我和主任立即冲了出来,背上都吓出了冷汗。片刻后,摇晃停止,我俩深深地吸了口气,再次冲了进去,将金库里的40万元现金和一些票据抢了出来。

  我们回到安置点,一个个恐惧和不幸的消息从一辆汽车里的收音机内传来:北川县城夷为平地,死亡人数超过7000人;距离漩坪几公里的唐家山垮塌堵塞了湔江,形成堰塞湖,湖水很快就要淹没漩坪……

  听到这个消息,我的心一下紧了,我的哥哥一家在县城,我的父母以及妻子和孩子在距离县城不远的擂鼓镇,他们到底怎么样,望着县城的方向,我再次掉泪……

  紧张撤离,我背着60万钞票翻越4座大山

  随着食品和水的减少,湔江的水位不断上涨,我们不得不考虑开始向外面转移。14日晚上,我们几个同事分工,大家觉得我的身体强壮,可以“震慑”心怀不轨的人,就让我背着60万现金,而他们则背着票据,总之,我们要保证将这些钱和票据运送到安全地带。

  分工后,我们就开始做撤离准备,说实在的,我心里特别虚,毕竟是60万元现金呀。为了保证安全,我和同事们找来几个编织袋,将钱和票据装进口袋后又用绳子缠了又缠。绑好后,我立即向派出所求助,派出所所长罗勇听我们说了情况后,决定带着一支枪保护我们。

  15日凌晨5点过,在几个同事的帮助下,我将两个装钱的口袋绑在了身上,然后跟着同事以及派出所所长开始向北川县城方向进发。借着月光,我们看见湔江的水已经将信用社没有倒塌的房屋淹没,这可是我生活和工作了10年的地方,那一刻,我的胸口发堵,想哭却哭不出来。

  此时前往县城的路已经全部阻断,我们只有翻越大山。因为地震已经过了几天,山上被逃难的乡亲们踩出一条模模糊糊的小路,我们就沿着这条小路前进。行进途中,往外逃命的人越来越多,有本乡本土的,也有平武县和阿坝州茂县的,还有在外面打工返回寻找亲人的……虽然我的个头大,还有派出所所长荷枪实弹跟着,但是要真的发生意外,谁也无法控制,加之那些逃亡的人几乎每个人都绷着脸,不说一句话,让我感到特别紧张。

  经过3个小时的努力,我们开始翻越第二座大山。这时抬头一看,我的腿开始发抖。在我们面前的小路不但很陡,而且一边是陡峭的大山,一边是五六十米高的悬崖,悬崖下是又宽又深的河水,掉下去肯定是没命了。

  而就在这条路行进到一半时,走在我身后的一名男子突然叫住我,我回头一看,他向我伸出一只手。他要干什么呀?我当时又怕他不怀好意,又担心他是走不动了向我求助。但是在迟疑了一下后,我还是向他伸出了手。好在他真的是因为有伤走不动了向我求助,我拉着他走过那段危险路段后,我坐在了地上,半天回不过神来。

  在翻越第二座大山后,我们得到消息,整个北川县城因为房屋倒塌,县城的抗震救灾指挥部设立在任家坪,道路十分艰难,于是我们改道向擂鼓镇方向行进。在又翻越了两座大山后,我们看见了擂鼓镇,但是这里也已经成了废墟,在看到擂鼓镇那一瞬间,我的眼泪流了下来:我的父母,我的妻子、孩子、岳母都在这里呀。好在这时手机已经有了信号,我立即拨通了妻子的电话,电话里我只问了句“家里边人怎么样了”,电话那边就哭起来,一直不说话。片刻后手机里传来父亲的声音“到绵阳再说。”就摁断了电话。

  下午4:30,经过11个小时的行走,我们翻越了4座大山,到达了擂鼓镇,这时我们才相信,北川县城真的已经夷为平地,我们要将钱送到县城肯定不行。这时,罗勇所长接到新的任务离开了我们,我不敢声张,立即爬上一辆运送受灾群众的大卡车。

  经过1个小时的路程,我来到了绵阳九洲体育馆,我和几位同事在上卡车时已经走散了,这时我也顾不上他们,车一停后,立即跳下车,来到在现场执勤的一位交警面前,交警在听了我的情况后,望了望绑在我身上的两个包袱,立即将我拉进警车,拉响警报……

  大约在6:00左右,我终于赶到了绵阳信用联社,当我将身上的包袱递给联社的领导后,我再也没有力气,一下子瘫坐在了椅子上,连喝了4瓶矿泉水,这时我才发现身上已经被捆绑的绳子勒了10多条血印,几位联社领导还正望着我擦眼泪。大约又过了10分钟,另外的同事也背着票据赶来了,我们几个人立即抱成一团。之后,联社领导立即派车将我们送到九洲体育馆寻找我们幸存的亲人。

  这天夜里我才知道,我的岳母没了,哥哥没了,嫂嫂没了……

  评论这张
 
阅读(8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