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西川涪东翁博客

印射出生活的点点滴滴。

 
 
 

日志

 
 
关于我

西川涪东翁,男,四川绵州涪江东岸一个老头。绵阳西蜀文学艺术院《蜀风》杂志执行主编。经年浪迹网络,小趣码文字为乐,以教人为人度日。在报刊,“绵州诗联”、“新浪博客”,“网易博客”,“红袖添香”、四川文学网站等媒体发表各类文字多件,多次获各级征文奖。

网易考拉推荐

地震故事之56:一个也没少  

2012-03-20 18:55:09|  分类: 转载地震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5·12”特大地震突然发生。地动山摇时刻,牢固的北川看守所瞬间土崩瓦解,被关押在此的25名在押人员中,有抢劫杀人嫌犯,也有集诈骗、偷盗于一身的老惯犯……关押在此的李安康看到,看守所仅有2名民警还能动弹,而他们的枪也被压在废墟中。正邪力量相差悬殊,非常事件是否会趁乱发生?

  看守所外围的高墙全部倒了,2个赤手空拳的管教面对我们3个在押人员

  我家住在北川曲山镇城郊的山村里,今年19岁,因在北川城里结伙抢劫中小学生钱物,犯下抢劫罪,今年初被北川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3年。说实话,我的父母哥嫂对我都很好,我却做出了让家人丢脸的事,真后悔。所以在看守所里,我一直表现得很积极上进,是舍房里的学习委员。

  5月12日下午2时,我听到看守所里拉响午休起床铃后,就起床了。同舍房的另外3名狱友也起床了,穿的穿衣,叠的叠被子,喝的喝水……这时,我看见管教唐首才进来巡房,便停止刷牙,向他报告:“唐管教,我按你的要求,今天中午组织5舍的人学习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的前几章……”

  唐管教离开后,我站在门边,看了看手表上的时间:14时20分。此时,阳光照进了我住的舍房,还有微风吹过。我对同舍的戴军说,现在要是能在家后的山坡上晒太阳,晕两口酒才安逸呢。戴军说,你就白日做梦吧。我抬头看去,那边,两个武警战士依旧背着枪,像个雕塑一样地站着。其实,北川看守所背靠的王家岩山,离我家不远,但我犯了事,只得老实在此呆着改造。我也知道,这监舍虽然是55年前修的老式平房,但是墙壁全部都是用条石砌成,铁窗也十分牢固,目前被关押的在押人员有25名……我也不知道,咋突然冒出这个想法。

  这时,地面突然剧烈地震动起来。转瞬间,我听到唐管教的喊声“地震了!”我冲到窗户边,紧紧抓住铁窗,往院坝里一看,花盆像皮球一样在地上乱滚,楼上武警哨卡的铁制防护栏在剧烈的震动中像钟一样摆动……天暗得很,好像要塌下来了,太阳也消失了,不知从哪里冒出阵阵难闻的恶臭……我紧紧地闭住双眼,想:“糟了,糟了……我才19岁哦,对象都还没找呢……”

  不知过了多久,剧烈的晃动终于缓缓停止。我感到脑袋很疼,睁眼一看,除了门口处有点亮光,四周都是黑的,我感觉舍房很快就要垮了。这时,我听到唐管教在外问:“咋样了?”

  我说:“我还好,只是头疼!”但舍房里的另外三个人的情况却不好。“我的腿遭压住了”,“我的手遭石头打断了”,“唉哟,我遭活埋了,快救我啊……”他们叫喊着。这时,一只大手从亮光之处伸进了我住的舍房,我赶紧拽住那只手,就像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死死地抓住,跳到院坝里,我才发现,那只手是唐管教的手,是他救了我的命!

  就在我庆幸自己逃过大劫时,眼前的一切却把我吓惨了:看守所外围的高墙全部倒塌,周边的舍房还在吱吱嘎嘎地倾斜……王万安管教的额角被砸伤了,鲜血正顺着他的脸颊流下来。

  余震不断,我看到唐管教和王管教趴在地上,爬到舍房前,大声喊:“有没有人?”过了一会儿,瓦砾堆中发出一阵痛苦的呻吟声,老王和老李先后从废墟里爬了出来。老王因为在街头用秘鲁币诈骗钱财,今年“五一”节后从江油关进这里,他已是“N进宫”的惯犯了。老李别看他个子不大,脾气却十分暴烈,去年冬天,他竟在北川猿王洞抢钱。

  唐管教立刻问我们:“受伤了没有?”我们3人还是像在监舍里一样齐声地回答:“报告唐管教,没有受伤!”然而,说完这句话后,我和老王、老李都发现了一个惊人的现象:此时,两名管教赤手空拳,而我们3个在押人员却因大地震“重获自由”……

  我们3个在押人员争先恐后地向外跑,2个管教跟着我们追来

  虽然没有人告诉我,但我平时就留意过,看守所的几支手枪和子弹都放在值班室保险柜里。现在值班室已变成了一片瓦砾。而唐首才和王万安跟我们一样灰头土脸;我向平时十分畏惧的武警哨卡的位置望去,心里不禁一阵狂喜:哨卡也不见了,持枪的武警也不知去向!我拔腿就跑,老王和老李见状,愣了一下,也跟在我后面跑了起来!

  还没跑出看守所大门,我就听到身后传来脚步声,原来是唐首才和王万安追我们来了。我还听到唐管教边追边喊:“你们3个回来!你们现在跑了就是罪加一等!”老李回过头说:“这个时候了,你还讲啥子罪加一等!我们现在不跑,啥时候跑?”见两位管教仍然穷追不舍,我们三人只得停下来。老王和老李盯着唐管教和王管教说:“退回去!听到没有?再追就休怪我们两个不客气了!”老王身高力大,老李的眼睛里也露出了凶光。在浓浓烟尘中,我们3个在押人员和2名警察就这样紧张地对峙着。

  这时,王管教哽咽着说:“你们以为,只有你们想跑吗?唐管教的家整个都被埋了,老婆女儿生死未卜;我老婆就在北川坝底乡中心卫生院,家里还有84岁的老母亲……你们也别忘了,我们看守所还有20多人被压在废墟下面……虽然他们犯了法,但罪不该死!如果我们几个人现在跑掉,就等于把他们执行了死刑!我们一起回去,救人!”王管教的一番话让我们犹豫了……“走,回去救人!”老李扔掉了手中的水泥块。

  我们5个人快步跑回倒塌的监舍,此时,废墟下,凄惨的呼救声此起彼伏。唐管教、王管教带着我们开始疯狂地挖掘被困在废墟下的在押人员。

  没有任何工具,大家就用手使劲在废墟中扒。好在看守所的监舍虽然完全垮塌,但因为都是平房,所以很多人被埋得不是十分深。最先被抢救出来的是2号监舍的老武,他也是一个身强力壮的诈骗犯。当我和老李、老王3人合力把盖在他头顶的一块水泥板移开时,他从缝隙中爬了出来。我看到他打量眼前一切时,愣了愣,眼中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侥幸。我晓得他也在打逃跑的鬼主意了,我把手重重地搭到他肩上说:“兄弟!你的命是两位管教带着我们一块救出来的。这下面还有这么多弟兄,你不能扔下他们就走!”几句话说得老武低下了头。

  有了老武的帮忙,救人的进度更快了,我们很快又从废墟里刨了3个没有受伤的人。到了晚上快8点钟时,我们一共救出了16名在押犯人,其中5人重伤,6人轻伤。当废墟下再也听不到任何呼救声时,我意识到,再也无法从废墟里营救另外7名在押人员了。

  这时我才得知,在看守所常年执行警戒任务的武警战士也有一些被垮塌的山体掩埋了!

  余震仍在不断发作,天下起了小雨,大面积滑坡随时可能将我们掩埋。唐管教与王管教对我们说:“我们一起走,往任家坪那个安全的地方去!”

  离开看守所10小时,我们19名在押犯一个也没少

  这时,几名没有受伤的武警战士和在家轮休的看守所民警尚玉宝也跑回了看守所。他们带来的消息是:县看守所的所长肖泽龙下落不明,附近被救出的30多名群众也陆陆续续来到看守所的院坝内避灾。

  3个看守所民警叫我们19名在押人员排成一竖排,没受伤的背重伤的。4名武警在前面开道,唐首才等三个管教在队后压阵,我被安排在队伍的中间,往任家坪走去。一路上,我看见倒处都是血肉模糊的死人,废墟里不时传来“救救我”的呼喊声,可我们没有工具,根本就搬不动那些钢筋预制板。

  一个大娘的手臂在流血,我脱下我妈“五一”节才给我送来的新白衬衣,撕成条条,给大娘绑在手臂上,这时我想起了我妈……突然,我在人群中发现了我爸!我当即大叫着 “爸爸”冲了过去,与他抱头痛哭!当我得知我妈和怀孕的嫂子都被掩埋在废墟里后,大哭着说:“我要去救我妈!”唐首才过来拉开了我和我爸,对我说:“你现在不能走!”

  我挥舞着双手大叫着:“你们凭什么不让我们回家救人?你们刚才不是还说,救人有功,可以减刑吗,难道我家里的人就不是人?”唐首才大声说:“现在这个情况,回去也没有用!你们的生命交给我们,你们家人的生命交给政府。你们要相信政府会尽最大努力保住他们的生命!”他转过头对我爸说:“老人家,现在的情况危险得很,李安康回去救人,可能连自己的命都保不住啊!”我爸对我说:“儿子,唐管教说得对!要是回去有用,我就不会逃出来了……你跟着他们走吧……”

  就这样,我们19名在押人员被分成4组,在武警、公安的押护下,向绵阳方向走去。道路已经被塌方掩埋,一路上,还不断有石头在滚落。我们一行人相互搀扶,手脚并用,2个小时后,终于到达任家坪公路收费站。我看到其中一名受重伤的女在押人员快不行了,大家决定拦车一起把她转移到绵阳市看守所。这时,我看见县公安局副局长佘大庆与一名民警路过,见此情况,佘副局长决定由他开道送我们在押人员到绵阳市看守所。

  多次转道,历经4小时的艰难困苦,13日凌晨零时10分,我们19名在押人员终于被安全交送到绵阳市看守所。

  这之后,老王常说:“看见管教们一直在营救我们这些犯过法的人时,我很感动。出去后,我一定要遵纪守法,再不走弯路了。”

  今年7月,北川法院向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申报,给我减刑18个月。

  评论这张
 
阅读(12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