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西川涪东翁博客

印射出生活的点点滴滴。

 
 
 

日志

 
 
关于我

西川涪东翁,男,四川绵州涪江东岸一个老头。绵阳西蜀文学艺术院《蜀风》杂志执行主编。经年浪迹网络,小趣码文字为乐,以教人为人度日。在报刊,“绵州诗联”、“新浪博客”,“网易博客”,“红袖添香”、四川文学网站等媒体发表各类文字多件,多次获各级征文奖。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痰哥逸事(之六)  

2012-05-09 09:07:36|  分类: 散文.日志.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题记:涪江静静地绕过贾村,江水拍打着尘封的记忆。

 

人言: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痰娃矮子过河——淹(安)了心了,他打定主义——必须给女人点颜色看看。老虎不发威,难道你说老子是病猫不成?一日午后,他瞅准时机,果然反起来了。他趁女人不备,一把揪住女人的头发,“啪”的就是一记耳咣。女人被打得眼冒金星。还未等他第二记耳咣落下,女人厚实的巴掌就扇在了他的脸上。两人的牙血同时都啐在了对方脸上。女人黄牛一般嚎啕起来。痰娃哪是女人的对手?论力气,痰娃占了上风,可他哪有女人泼辣?这次,他还是在“鸡不啄胡豆,男不与女斗”的想法中迅速败下阵来。当女人的巴掌狂风暴雨般落在他脸上时,他只得双手捂住脸,抱头鼠窜了。口里不停的骂道,死了男人的婆娘,下了雨的太阳——看你歪到啥时候。

未等他跑远,女人拿一根竹竿追了上来。一竿子落在了他的头上,眼睛金花飞溅,脑袋嗡嗡作响,他差点滚入湍急的涪江里。又一阵石块飞过来,他的头上流下黏黏的血来。他能做的,仍然是只得拼了命的奔逃。

大约追了二里地,许是女人累了,就躺在地里打起滚撒起泼来。痰娃出气吁吁,背上血汗交加,两腿早就像灌了铅一般,迈不动了。他撇下女人,狠狠地啐了一口,捂着伤口向村医疗点跑去。

村医疗点是村里最热闹的去处,七大姑八大姨聚集。无疑,痰娃又被老不死的王二大爷指着拐杖骂得狗血喷头。最后,在旁人的奚落声中,他输得一塌糊涂,落荒而逃。他又一次挨了女人的打,这又一次大失了他和贾村男人的“体统”。

晚上,村子里吹起了腥腥的江风,一片昏黑的夜幕中飘洒着雨星,寒气刺骨。痰娃缩了脖子,抱着膀子,忍着隐隐的疼痛回了家。女人早已把门拴了个结实,他壮着胆子敲了敲门。女人听见声响,便又呜呜地哭起来。

一股寒气凉到了他的脚尖,他失望到极点。他怕女人再来追着他打。他在一片漆黑中摸索到偏房里,倒在乱草中睡起来。蟑螂在身上爬上爬下,老鼠时时来身上觅食,他睡意全无。今夜,屋里再也没有了如雷的鼾声。白天的情景又一而再,再而三地浮现在他的脑海,挥之不去。白天打了女人,到现在手麻木着。白天被女人打,现在脸上肿得发了酵的馒头,伤口愈加痛得厉害。这时,才感觉肚子饿得呱呱直叫,长夜难熬啊。唉——女人呐,女人——唉。他也只有叹气的份了。

不久,女人男人的鼾声传出来,吓跑了饥饿的老鼠和蟑螂。(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233)| 评论(3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