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西川涪东翁博客

印射出生活的点点滴滴。

 
 
 

日志

 
 
关于我

西川涪东翁,男,四川绵州涪江东岸一个老头。绵阳西蜀文学艺术院《蜀风》杂志执行主编。经年浪迹网络,小趣码文字为乐,以教人为人度日。在报刊,“绵州诗联”、“新浪博客”,“网易博客”,“红袖添香”、四川文学网站等媒体发表各类文字多件,多次获各级征文奖。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蜀风伴我行  

2013-04-18 13:48:32|  分类: 散文.日志.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题记:编辑《蜀风》是个苦差事,但,蜀风拂面,书香盈袖。

 

1

 

2013年4月5日,当饱含油墨香气的《蜀风》第四期拿到手里的时候,我相信我们的每一位会员都会如获至宝吧,她可凝聚着我们每一位同志的心血呢。翻阅之中,感慨良多,点点滴滴,记忆犹新。

这一年里,从3月份发出向会员的征稿启事起,我便开始了长达多半年的催稿、收稿、登记稿件的繁琐行事。一百多位会员来自绵阳市内市外,甚至四川省内省外,有的会员还在外省。我时时警醒自己:大家各行各业,老中青结合,特别是在当下,还能静下心来,整一点纯文学的东西,纯艺术的东西,实属不易了,我务必做好一点一滴,善待每一篇来稿——这可是我们每位会员的付出啊。

现在,我清理了一下这一年里我收集到的稿件,所有稿件二百余篇(件),其中,文字稿件投稿六十六人;书法、绘画、摄影、奇石、刺绣稿件二十二人。

这一年,我想说,催收稿件之不易,院长、各小组组长都成了“黄世仁”,那个“催”劲可是相当了得。话也得说回来,大家都忙啊,理解理解了。

虽然,处理完公务身形劳顿,还得打开成了“热箱”的邮箱下载来稿;虽然,天寒地冻,还得在屏前复制、粘贴、编辑;虽然,时时对“麻友们”歉疚,还得装出笑脸,但,在这么多文字中行走,不也乐乎?

 

2

 

十月下旬,我着手版面初排。虽然,稿件还在零星的飘来。要把所有来稿编入杂志,设计怎样的栏目,必须得熟悉所有稿件。可以说,通读所有稿子谈何容易。清醒时得读,打瞌睡时也得读。熟悉了,基本有了印象,再将所有篇目的题目装入目录,调整,再调整,成形,最后将所有文字按目录顺序在WORD文档里编辑。以下文字,聊为记忆。

【故乡情怀】四篇:《吃在泸州》、《老城故事》、《小巷凡事》、〈从没远去二胡声〉。

【云水禅心】八篇:《美在金秋》、《一帘烟雨一窗秋、《山行》、《越王楼,诗意的栖居》、《指尖心情》、《静静地,散步暮春》、《爱在湖畔四月天》《新县城清晨美景》。

【情感故事】七篇:《感动我今生的人》、《遥远的朋友》、《麝香氤氲》、《白杨树》、《小院》、《我的母亲》、《谢谢,我不吃梨》。

【往事如烟】六篇:《A女士小记》、《晚来雪》、《后来》、《越过三千年》、《点天灯》、《十七岁的雨季》。

【感悟人生】八篇:《让我们的生活充满诗意》、《唱歌的包子》、《青春本是无凭语,何必刻意谁做主?》、《回忆也是阅读自己的方式》、《年华一度梦如歌》、《乐山大佛》、《向日葵——生命的绽放》、《岳母》。

【诗风词韵】古韵首:《忆江南.池中月》、《西江月·元宵》、《孤鸾.回左绵》、《新柳》、《鹧鸪天》、《壬辰端阳有感》、《安县雎水踩桥》。

【西蜀民歌】:《阿哥阿妹一组》。

【涪畔飞歌】本就是诗,题目一排,你看是否可当诗来读了呢?

三月/筑一巢桂子的梦/羌山北川/如意吉祥/曾经的我们/四月染指忧伤/夜晚的月亮不是月/写在清明节/逆光之蓝/海浪和眼泪同时穿过杯子/今天,阳光是最好的茶/花自飘零水自流——写给梦里梦外的李清照/路过人间的绣娘/你曾说,我就是你的牵挂/你从五月走来,在诗歌的路上/我的村庄/给你一段芳华/我爱这个夜/时光。

我就这样把大家的题目入了诗,呵呵。但,下面我还得罗嗦一点。

【人在旅途】三篇:〈龙门峡记行、〈九寨沟·黄龙之行〉、〈走北川〉。

【文坛纵横】四篇:〈风雨铸忠魂〉、〈桃花,依旧笑回了春风——读雪馨之《桃花劫》、〈西游路上谁可“情圣”〉、《了凡四训》一点感悟。

言至于此,过其实也。

 

3

 

4月5日,西蜀文学艺术院于左绵东山聚会时,院里安排我谈谈《蜀风》第四期的编辑情况,虽然院长早于数周前就给我了交代,但在交流时,我总感要谈的太多,繁琐拉杂,可又觉得不得不说。

我是文学艺术的门外人,虽然我舞文弄墨,虽然我有数百篇“豆腐块”见诸各种媒体。自前年韦伟大哥引荐踏入绵阳西蜀文学艺术院的大门,我就有一种感觉,尽管她是一个业余的民间文学艺术组织,尽管她还很稚嫩,但我时时被这个组织里的人和事所感动,概而言之一个字——痴,一群业余人,却做着文学艺术的痴梦。

痴院长。何许人也?郪江古镇人士郪山也,我的印象里,他就是郪江才子。说起他对文学艺术的痴,那是用一般的语言无法叙写的,院里的事无论巨细,事必亲躬;杂志编辑时,版面一校,二校,三校,不厌其烦。记得去年隆冬年关,韦大哥和我们一起三人在出版社第三次校对版面时,哪怕是一个字,一个标点,甚至一幅插图,他都要反复推敲,琢磨,方可定下。印刷社的小同志说院长爱唠叨,院长却说:“我们得把每一件事做细,做到万无一失。”每每,你看挂于他额头的汗珠,你不能不佩服起他的“痴”来,这痴,或许就是执着吧,尽管有人说这是现代经济大潮下的“迂”。

痴顾问。凡是读过《红楼梦新续》或曹周本《红楼梦》的人,你不会不记得周玉清教授吧?在绵阳文学艺术界,你也许记得:文伯伦四川合江人,中学特级教师,四川省楹联学会顾问,《天府联苑》名誉主编,中南大学楹联研究所特约研究员,绵阳市诗词楹联学会副会长。石鉴明四川蓬溪人,绵阳市政协常务委员,学习文史委副主任,市诗词楹联学会副会长兼秘书长,省作协会员,散文学会副会长。林蔚泽、江照明、阳运成、张清儒等老前辈,由于他们对文学艺术的痴,弃年逾古稀于不顾,仍痴心于对绵阳文化做一点力所能及的事。

痴会员。九院老画家曲仕勣一生酷爱绘画,喜欢大自然的美景,特别是对“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的人间奇景描摹,早已达到一定境界。魏城画家梁光文老先生八十五岁高龄了,仍痴心于诗书字画,他终生悬壶济世,但他对古驿魏城文化传承的付出,不能不说贡献大也。魏城书法家协会的郭光寿表叔与我同村,当我还是几岁的玩童时,就知道了大名鼎鼎的他,或许是由于我们都出生在名胜石堂院附近的缘故吧,名胜也许给了我们灵气,都与文字结下了不解之缘。在他和韦伟大哥一帮人的竭尽全力下,古驿魏城的名胜、文化被收集整理,《古驿魏城》和《盐泉梦流》两书相继面世,将世世相传。

痴才人。教书二十五载,业余糊得一些文字,别人便给了我“才子”的称号,但我知道我与其相差甚远。读会员们的佳作,每每又想起两个词来——才子、才女。说起来自河南郑州的才女作家徐若兰女士,你去读一读她的散文《雪梅》、《小巷凡事》,你定会觉得她就是写手中的“大家”。才女钟文静,笔名文静阳光、静子。广东省从化市作家协会会员,祖籍广东湛江,谦称是“一个对文字有点感觉的人”,在她的诗文里,我听到她的浅唱低吟。读姚爱萍、陈利老师的文字,你会感知四月天那一低头的温情,找寻诗意的栖居,浅吟生命的绽放。才女王吉琼、吴玉琼都是广元人,市作协会员,尽管与绵阳相距遥远,但院里的活动,会员的稿件组织,她们是最好的,且不说,你去采采她们的空间和博客,定会让你留恋往返。作家李桅,曾经与我同校,现身居省厅,却笔耕不辍,早有文集《盆边行走》面世。雎水才子唐国春,忘却官府案牍之劳形,早已将“渔洞山前悬半月,虎头岩下见长虹”的诗意融于文字了。盐亭才子诗人任春,总在三月的故乡张望,如月一般,在故乡的怀里撒娇,也或如阳光长在麦芒上一般富有希望。在诗人彭成刚眼里,总是惬意,海浪和眼泪同时穿过杯子,抑或,今天,阳光是最好的茶。

行文于此,记得一件事来,有人曾经问我们编辑《蜀风》杂志待遇如何,我戏言:“相当可观。”我深知这“相当可观”的背后应该是其文化价值,N年以后,还有人记得我们这群人为文化做了一点点事,就这一点点事,恐怕用金钱是无法来衡量的。

 

 

                                                                                                                                              2013年4月17日

 

 

 

 

  评论这张
 
阅读(329)| 评论(2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