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西川涪东翁博客

印射出生活的点点滴滴。

 
 
 

日志

 
 
关于我

西川涪东翁,男,四川绵州涪江东岸一个老头。绵阳西蜀文学艺术院《蜀风》杂志执行主编。经年浪迹网络,小趣码文字为乐,以教人为人度日。在报刊,“绵州诗联”、“新浪博客”,“网易博客”,“红袖添香”、四川文学网站等媒体发表各类文字多件,多次获各级征文奖。

[原创]川西行记之一:梦笔山行记  

2015-08-22 10:30:51|  分类: 散文.日志.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八月五日,众友绕道马尔康去小金,马尔康,藏语意为“火苗旺盛的地方”,引申为“兴旺发达之地”。是以原嘉绒18土司中卓克基、松岗、党坝、梭磨四个土司属地为雏形建立起来的,亦称“四土地区”,县城沿梭磨河两岸而建,现代化气息很浓,市井繁华。
         过马尔康不久,就要翻越梦笔山了。

         梦笔山,巍峨雄壮,峰峦重叠,逶迤绵延,气势滂薄,主峰终年积雪,好一派威武气象。自古以来,其山垭口即小金通往四土(马尔康县)地方的主要通道要塞。

         梦笔山是中央红军翻越的第二座雪山,它是小金县和马尔康县界山,最高峰海拔4470米。

         不知道这里为什么命名为“梦笔山”,若是站在山里寻找,很难找到象“笔”一样的山峰。倘是一座山峰可以化成一支笔锋,茫茫雪原便可化为一方墨池,湛蓝如洗的天空可化为书写的纸张,那会成就一篇多么美妙的锦绣文章啊。

         我知道,在山里人眼里,梦笔山始终是山,山是一道屏障,在冬雪里隐居万载,在山风中瞩望千年,是不值得用奢侈的语言文字表述的。但是伫立在嘉绒藏区的梦笔山,一个如此好听的完全汉化的名字,而且是一座大山的名字,它又有着怎样的来历呢?

         很多被记忆的关于梦笔山的传说,传说多种多样,概括来说有三种:

  一说,清朝年间,清王朝与金川土司之间曾发生两次武装冲突,清王朝派兵镇压进剿,兵分五路夹击金川。其中有一路需经此山垭口,当清将来到此处时,不慎将其一支心爱的笔丢失了,四处寻找都没找着,因而将军十分懊恼,于是下令就其山下扎营住宿。夜里将军得了一梦,梦中神人指点,说其笔落于何处。翌晨,将军派人去该处寻觅,果然找回了丢失的毛笔,从此将其山称为"梦笔山"。意指梦中受神人指点,而寻回了笔。

  还有一说,即梦笔山的主峰状如笔尖,山顶终年的积雪,犹如笔之狼毫,远远看去,好象一支笔倒插在地上一样。当地人说,只要晚上梦见此山,第二天一定有令人高兴喜悦之事到来,因而人们称它为"梦笔山"。

  第三种传说则是当地藏民的说法。梦笔山,其藏语本来称作"蒙斋娜"。藏语"蒙斋娜"即"万人之道"。因为尽管这座山比群山都高,但在山峰处仍有一山垭通道。该处平缓而避风,传说是神仙开辟的通道。藏汉人民古来交往,都是从此道通过,终年往来不断,故而藏族人民称它为"蒙斋娜",意指过路人很多,而今汉字书写为"梦笔山",变音很大,已约定俗成了。
        驾车一个多小时,路边有一个小卖店,小店旁边的几户藏民家的大门上方挂着羊头,原来如今的藏民还保留着原始的图腾崇拜。

         一路上,随时会与路边的小佛塔相遇,不时可见绿色的山谷间经幡飘扬,溪流推动下的大大小小的转经轮发出有节奏的转动声,很象不停的背诵经文的声音。不难看到,藏民对佛教的虔诚,不限于在室内闭门打坐,而是向户外延伸,广布于山川河流、田野村庄,扩展到生活的每一个空间。 
       下午4点多,车子艰难地爬行。同伴的车快没汽油了,便在路边一处低矮的棚屋附近停下来,向一位有70多岁的藏族老先生打听给车加点油,心里也没寄多大希望,在这荒山野岭,哪来的油啊。可出乎我们的预料,老先生给我们提了两小壶汽油,共计四升,四十元,老先生没收高价,大家的心热乎乎的,老人那慈祥的面容给我们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随着海拔的升高,坡度也逐渐大起来,我们驾驶愈加小心谨慎,偶尔时速竟达到10公里左右。大约在海拔3500米左右,郁郁葱葱的参天大树被奇花异草取代,草甸边、溪水旁,牦牛、骏马在悠闲自得地吃草,蜿蜒的盘山公路宛如一条洁白的哈达缠绕在这座圣洁的山间。

        路好象大地上的脉搏,蜿蜒曲折,不时会有些急转弯,我不常走这样的山路,我的注意力得百倍的集中。车越行越高,行到半山腰的时候,遥看对面山峰,银装素裹,山间白云飘摇,好一幅雪山云海图。太阳快下山了,把远处的雪山印成镶嵌在蓝天上的白玉,车头仰望着雪山行驶,仿佛是要开到云端,云呀,那么近,好象只要一伸手,就在手中。

        拐过弯,我们到达一处山口。山口边,山峰顶上,飘扬着经幡。五彩的经幡在蓝色的天空下显得分外艳丽,心情也就鲜艳明朗起来。于是,不由得跃跃欲试,要爬到经幡附近,去挑战自己。

     站在高山之巅,却不知道为什么没有征服之后的激动,反而是一种被慑服之感,顶礼膜拜之情油然生起。也许是被这随风舞动的经幡,勾了魂,摄了魄。
        时近下午6点,我们终于到达海拔4144米的梦笔山垭口。站在写着:“红军长征翻越过的第二座在雪山梦笔山”的蓝色标示牌前,放眼望去,峰峦重叠、逶迤绵延、气势滂薄,遥想着当年红军在梦笔山那些充满悲壮的经历。怀着无比崇敬的心情在当年红军经过的地方拍照留念。久久不愿离去,拍了许多照片,好像只有用这种朴素的方式,才来能表达对红军的一份缅怀和敬意。

        过了这个垭口,将会是完全不同的景色。梦笔山,一座美丽而充满魅力的山,而我们看到,拍到,写到的只是有限的一面而已。临别时,一丝别意油然而生,随想起杨亿的《赠别》诗来:“梦笔山前君别我,下沙桥下我思君。黄昏更过西阳岭,满目青山与白云。”

        在暮霭中下山,一再暗示自己,注意安全,速度慢些。晚上8点多,当我们安全、顺利到达梦笔山南坡下的小金县城时,才算松了一口气。

         这一夜,我们和小金县都睡了,一派安静,一派祥和。

  评论这张
 
阅读(129)| 评论(2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