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西川涪东翁博客

印射出生活的点点滴滴。

 
 
 

日志

 
 
关于我

西川涪东翁,男,四川绵州涪江东岸一个老头。绵阳西蜀文学艺术院《蜀风》杂志执行主编。经年浪迹网络,小趣码文字为乐,以教人为人度日。在报刊,“绵州诗联”、“新浪博客”,“网易博客”,“红袖添香”、四川文学网站等媒体发表各类文字多件,多次获各级征文奖。

【原创】川西行记之五:我和"雅雨"撞了一下腰  

2015-10-19 12:45:13|  分类: 散文.日志.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8月6日傍晚,我们一翻过夹金山,还在宝兴边界,这雨就扑面而来,我知道,这就是雅雨吧。8月7日,这雨就更是放肆了,我们在雨中车过芦山,时光便在去雅安的雨中氤氲。
       雅安,一个多雨的地方,因为多雨,有雨城之称,同样是下雨,这里却很有品味,雨夜花、花雨夜,很有诗意的境地。

        雅雨,温柔妙曼,丝丝缕缕,萦绕着孤寂的灵魂,携着雅雨的缠绵,穿越喧嚣的尘世,走进空旷的心海。

        雅雨,洇润了那片土地。雅雨缠绵,凝眸处,潇潇细雨,一片苍茫。在雅雨翩翩的季节,我们来了,在宁静的湖面,激起一圈圈粼粼的波纹。与江南烟雨相媲美的雅雨,或许你就是我曾经的爱恋。
        雨中,便想起一段传说来,据说当年女娲娘娘为解救苍生于水火,石夜炼石补天,最终心血耗尽颓然倒在了雅安,身躯化作幽幽碧峰峡,双手则成青青补天峰,唯美感人,悲催吧!整个华夏大地的天就差雅安的没补,此后雅安成了天漏之地。正是由于这段有关女娲的传说,雅安的景点大多能和她老人家扯上关系。
       自古以来,雅安便有“华西雨屏”、“雅州天漏”之称。唐代诗人杜甫曾诗曰“地近漏天终岁雨。”诗人李商隐亦曾感叹:“君问归期未有期,巴山夜雨涨秋池。”雅安民间也历来有“蜀犬吠日”、“雅无三日晴”之民谚。

       在雨城,因为雨多,造就了一棵会流泪的古树。夏日炎炎,酷暑难耐,人们只要站在“流泪”的神奇古树前,立时暑气就消,清凉无比。当地人都管这棵树叫“会流泪的古树”。据说此地雨日较多,湿度较大,古树长期饱受雨露滋润,树干内自然积攒了充足的水分。阴雨天气,因空气中的湿度呈饱和状态,古树内的水分受外界饱和状态的“阻拦”,一般不会溢出;一旦天气转晴,空气中湿度转小,古树内的水分压力大于外界阻力时,水便会渗出。当然,古树的这种“流泪”现象,与它自身树皮粗糙、树干极易贮蔽水分密切相关。

       民间还流传着很多关于女娲的传说,组成了悠久浓郁的女娲文化,也折射出雨城猕猴桃在雅安的悠久历史。相传,天地玄黄,远古流荒,当年水神共工和火神祝融大战,撞断撑天大柱不周山,导致天下洪水肆虐。女娲看见洪水肆意,不忍人类受灾,于是炼出五色石补好天空,折神鳖之足撑四极,平洪水杀猛兽。由于五色石材料不足,剩下一个极小的天漏,便造就了今天的雨城。女娲望着身下这片刚被洪水洗劫过的土地,想着这块“天漏”之地,便将手中佩剑落入江中,化作欢快游荡的雅鱼,供雨城人烹食享用;将身上珠宝散落山林,化作果实累累的野生猕猴桃,供雨城人采摘果腹,繁衍生息。

       “雅雨在头上,雅鱼在江中,雅女在心中!”这是古城雅安的“三绝”。

         一绝“雅雨”:雅雨为三绝之首,无论在哪个季节,只要在雅安住上几日,都有可能亲历飘飘洒洒的雅雨,雅雨也很善解人意,一般都选择在晚上下,细密而不湿身,富有浓浓的诗意。老杜诗句“好雨知时节,当春乃发生;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雅安的雨不光是好雨而且是温文尔雅,不怒不狂,不横不躁,微微悠悠,温温和和、潇潇洒洒,落在树木上,树木叶繁枝茂;洒在庄稼上,庄稼低头似饮酪;落在小伙的臂膀胸膛,小伙精神抖擞;洒在姑娘的脸庞,姑娘沐后妩媚象海棠。

        二绝“雅鱼”:雅雨飘飘洒洒进了雅安的河、塘,小溪里,里面的鱼儿受益匪浅,条条被养育的性格温顺,体形肥大,个头适中,肉质细嫩,味道鲜美,口感极佳,熬出的汤也别有一番风味。其独特之处就在于其颅腔内有一把剑形的鱼骨,相传为女娲青衣女弟子的化身。在雅安,我们有机品尝了雅鱼的滋味。

        三绝“雅女”:一方水土养一方人,雅安的“雅雨”、“雅鱼”,养育了雅安的姑娘们。这里的姑娘传说皆为女娲后裔,肤白如雪,性格温柔,与人交流话语如悠悠雅雨,唱的歌也多是抒情优雅,如莺莺鸣吟,花季少女水灵灵,雨季靓女亭亭玉立,莞尔一笑象闭月羞花,低首抿唇似沉鱼落雁,这恐怕就是雅雨的神奇所在了。

       那雅雨中披蓑戴笠身影,更是一道风景。那池塘中的清荷,在雅雨中永葆那份素静。我在雅雨中漾起了丝丝惬意,随即幻化成无隙的烟雨,笼罩着这一段川西之行的历程。

       雅雨,像银灰色黏湿的蛛丝,织成一片轻柔的网,网住了整个思绪 。那饱含雨丝的空际,在葱茏的丛林中发酵后,显得湿漉漉、甜滋滋的,沁人心脾,把我的身心浸润得如翡翠般俊秀剔透!

        在震后满目疮痍的芦山,雅雨密密的、长长的斜织着,从天上一直织到连绵的群山,又在黛绿的山峰一层一层叠起来。轻纱似的云雾逶迤地系在影影绰绰的万壑崇山腰间,汇成一片神秘而朦朦的海洋。沐浴着雅雨的洗礼,无论是奇峻的峭壁,还是褐色的巉岩,都越发油亮了,悦目的绿叶也飘入眼帘,或浓或淡,似乎要用欲滴的色彩染遍山脉云天。我想知道,在这雨雾里,为了地震中逝世的亲人,芦山是否仍在四月的怀里哭泣?

       在上里,雅雨淅淅沥沥的下着,漫步在幽静的青石小径,浑身皆绿的枝条被浇洗的更深沉、更凝重。垂落的绿藤条上悬着一串串珍珠似的水珠,像倩女的披肩发,又如琼楼玉宇的门帘。

       在碧峰峡,清得见底,清得透影的溪潭也热闹起来。幽风轻拂,细波轻皱,雅雨调皮的溅浇在蓝锦锻似的溪潭上,化作了一个个充满诗意的晕圈,随着碧绿的溪水慢慢地向四周扩散开去。那象征着生命与希望的绿色,炫耀般地在人们眼前展现。

       离开雅安的时候,雅雨依然铺天盖地地肆意着,眼前滚动着晶莹的水珠,像缓缓流淌的音符,附和着人们的欢声笑语,定格于我的记忆里。

  评论这张
 
阅读(3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