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西川涪东翁博客

印射出生活的点点滴滴。

 
 
 

日志

 
 
关于我

西川涪东翁,男,四川绵州涪江东岸一个老头。绵阳西蜀文学艺术院《蜀风》杂志执行主编。经年浪迹网络,小趣码文字为乐,以教人为人度日。在报刊,“绵州诗联”、“新浪博客”,“网易博客”,“红袖添香”、四川文学网站等媒体发表各类文字多件,多次获各级征文奖。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小说】魏柳河水轻轻流  

2016-05-31 17:02:34|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清晨,太阳爬上碾子湾的山顶,魏柳河悠悠的水汽在村子里四处弥散,农家的青瓦房上炊烟袅袅,河边的田畴时隐时现,不时传来几声鸡鸣犬吠,夹杂着孩子们上学路上的吆喝声。
  柳枝走在上学的路上,母亲手工缝制的花布书包在背后一蹦一跳,辫子上的两只蝴蝶结在肩头晃动着太阳的光芒。想起久病父亲昨晚猛烈的咳嗽声,想起母亲终日劳碌的身影,想起黑娃父母昨晚来家里看望父亲时那紧锁的眉头,柳枝不由得心情沉重起来:好想读书,但还能继续吗?
  柳枝的家在魏柳河边的村尾,学校就在村口那两棵高大的黄连树下,虽说是学校,其实就是过去废弃的庙子,这里是孩子们学习和玩耍的乐园。村人日日从河边经过,听惯了河水的哗啦声。
  “柳枝,给——”忽然,黑娃从后面追上柳枝,手里捧着一个烧得黑乎乎的妑红苕。
  “不要,你吃。”柳枝转过身,一脸的拘谨和娇羞。
  “哥刚从队里经过,饲养场的六表叔给的,你吃嘛。”黑娃不由分说,把红苕塞到了柳枝手里,一溜烟消失在了河边的柳树林里。
  看着黑娃远去的身影,柳枝捏着热乎乎的红苕,心里有一种说不明的暖意。柳枝和黑娃是邻居,青瓦房连着青瓦房,平常端一碗饭可以吃两个来回。赶上黑娃家炒肉,柳枝家能闻到蒜苗炒肉的香味,一家人咽咽口水。有时,黑娃娘吩咐黑娃给柳枝家端一碗过来,不多的几片肉,一家人推来让去,最终父母让柳枝姐妹解解馋。黑娃的父亲是村长,家里条件比柳枝家好了许多。故此,村里人宠着黑娃,惯着黑娃,他成了村里出了名的“匪头子”,上房揭瓦,下河摸鱼,吆五喝六,无所不为。一次,黑娃和伙伴们偷摘二大爷家的杏子,被二大爷提着拄路棍撵得四处逃窜:“你些狗日的棒老二——”
  尽管黑娃天不怕地不怕,可在柳枝面前,他就“规矩”多了。
  柳枝边走边欣赏着两岸的风光,河水欢快地打着漩涡。柳枝不禁笑出了声,她想起黑娃挨打的一件事来。
  那是去年三月,魏柳河畔杨柳依依,绿油油的麦苗、油菜染绿了村庄。田埂上东一朵西一朵的“猪皮贡”(又称折耳根)长势正旺。放学后,柳枝和妹妹正在掏“猪皮贡”。远处的黑娃抬高嗓门,调皮地喊道:“猪皮贡发芽芽,哪个吃了生个毛娃娃。”身后别的孩子也随之高喊起来。柳枝羞红了脸,柳枝妹妹哭着跑回家告诉妈妈,柳妈妈将此事告诉了黑娃母亲。这还了得,黑娃母亲管教孩子特别严格,是村里出了名的“铁匠”——舍得“捶”,她坚信黄荆条儿出好人。尽管黑娃有父亲袒护着,但两根黄荆条儿还是在黑娃身上打成了节节。村里传来黑娃和弟弟杀猪般的哭嚎。当晚,母亲还带着黑娃当面给柳枝和妹妹道歉。
  柳枝看着黑娃麻花的脸,又好气,又好笑,说:“黑哥,莫事了。”
  其实,黑娃早在一年前就打趣过柳枝,只是柳枝心里记着:那天,河水轻轻地打着漩涡,柳枝和村里几个姑娘光着脚丫在河边洗衣服,黑娃和莽娃从河边经过,向她们喊道:“河边几个小姑娘,手拿棒槌洗衣裳,洗好嫁给梦里郎。”
  柳枝羞红了脸,默不作声,泼辣的二秀道:“河边两个屎壳郎,手里提的粪筐筐,乳臭莫想花姑娘。”“哈哈——”河畔飘荡着孩子们银铃般的笑声。
  自从道歉之后,黑娃像换了个人似的,虽然天天从柳枝家门前路过,有时特意从她面前经过,有时又有意回避着她。时间一久,柳枝心里反而泛起涟漪,夜里,柳枝在被窝里辗转反侧,一种莫名的情愫肆意蔓延。
  魏柳河涨特大洪水那年,村里只剩下柳枝和黑娃在镇上的中学读书。村里到镇上有八九里的路程,每天要翻越松岭子和黑虎嘴,经过魏柳河上的南桥到达学校。那时学校没有住宿,乡下的孩子只得通校。大多时候,孩子们早晚都得摸黑赶路,黑娃时时有意回避着柳枝,他在柳枝身后不远处跟着。柳枝也装着没看见,再黑的夜晚,心里仍然踏实。
  有一年,魏柳河畔的桃花开得特别早,上学的柳枝正从桃园经过。突然,黑娃冲上来给柳枝兜里塞了一张纸条,柳枝展开一看,一行歪歪扭扭的钢笔字映入眼帘:“柳枝妹妹,三月桃花似水流,我爱桃花。”柳枝拿着纸条,满脸早已羞成了三月的桃花,还未回过神,黑娃已不见了踪影。柳枝明白:这是她收到的第一封情书。
  后面几月,柳枝一如既往,黑娃有意无意地躲着柳枝。时值中考,再说了,柳枝爸爸的病情突然加重,柳枝除了上学,还得帮助母亲料理家务,柳枝把黑娃的纸条藏在了心灵深处。
  中学毕业那年,黑娃当了兵哥哥,柳枝回村里帮着母亲田间地头劳作,这时的柳枝出落成了一个亭亭玉立的大姑娘。黑娃母亲央求媒婆周七婶上柳枝家提亲,送来了两块猪沟子肉的礼信,这亲也就水到渠成了。柳枝羞红了脸,点点头啥也没说,但心里荡漾着魏柳河的浪花。
  柳枝的父亲没有熬过腊月便撒手人寰,黑娃从部队请假回来,将未来岳父安葬于魏柳河尽头碾子湾的深处。后来,在吹吹打打的唢呐和锣鼓声中,柳枝成了黑娃的新娘。
  魏柳河河水潮起潮落,两岸的田野青了又黄,黄了又青。两年后,黑娃转业回到村里,正赶上碾子湾村委换届,组织上早瞄准了黑娃。竞选村主任,有老村主任父亲的支持,黑娃顺理成章,相当于接了父亲的班。
  话说这人世间的事,无巧不成书。柳枝十月怀胎,居然生下个煤炭样的小黑娃,下巴处长着个朱红的胎记,那胎记上竟然满是茸茸的胎毛。黑娃看着儿子傻笑道:“嘿嘿,像老子,黑不怕他黑,只要莫气色,有种!”
  柳枝娇嗔道:“就怪你当年那张嘴,如今应验了,吃了猪皮贡果真生个毛娃娃。”
  黑娃下意识地摸摸屁股,似乎现在还隐隐作痛呢,说道:“你当年吃了我的妑红苕,咋没生个红苕牛儿喃?”柳枝一边笑,一边鼓点般的拳头轻落在黑娃的肩头,魏柳河畔飘来两口子欢乐的笑声。
  黑娃自小与柳枝青梅竹马,一同在魏柳河哗哗的流水声中长大,穿惯了碾子湾人的补疤衣裳,吃惯了碾子湾人的“捞汤汤稀饭”。至今,他们还记得那句顺口溜:“好个碾子湾,簸儿大个天,一年忙到头,莫得裤儿穿。”
  光阴荏苒。俗话说“后生可畏”,经过几年的锤炼,黑娃眼界大开,更不用说有父亲和柳枝的帮衬,一米八的大黑个头,有的是一身的力气。他和柳枝动员村民栽桑养蚕发家致富,慢慢积累了原始资本。他召集几个儿时的伙伴,从几千元起家,先后开办了养殖场、种植园,还争取资金修建了碾子湾通往村外的水泥路。走在宽敞的水泥路上,二大爷竖起大拇指、翘着山羊胡子说:“这狗日的,能干!”
  一个春光融融的日子,黑娃带上柳枝和班子成员来到村里的黑虎嘴,他指着碾子湾说:“城里的高楼大厦哪抵得上魏柳河畔坡坡岭岭的风景?那高楼大厦是人为的,这里的坡岭沟壑是天然的,这才是美的神化,美的杰作,我想让它变得更美。”
  黑娃终日奔波,晒得比先前更黑了,柳枝看在眼里,痛在心里。看着黑娃一天天有了出息,柳枝两眼乐成了豌豆角。
  碾子湾通向山外的路高低不平,拐去拐来,山路的起点是村口碾子坪。这路就像菜园的瓜藤,碾子湾深处就是瓜藤的窝,瓜藤长出来不停地向四处延伸。路旁的田畴土坎,绿树青草红花,一派春天的气息正在魏柳河畔铺展。黑娃和柳枝带领全村人甩开了膀子。
  一年后村里改修了山里的公路,把山路建成水泥路,扩建了过去的机耕道,大小车辆来回穿梭,乡亲们告别过去两腿黄泥、肩挑背驮的苦日子。
  第二年,万红山水生态旅游度假农庄在碾子湾盛大开业,城里人来这里度假休闲,络绎不绝,村里人不出远门就可以打工赚钱,个个心里乐开了花。
  柳枝被推选当了村里颐养院的院长,在噼里啪啦的鞭炮声中,村里的孤寡老人有了幸福的家。
  乡村的五月,布谷声声,金黄的麦浪掩映着碾子湾,一场小雨将乌黑的蓝莓园打扮得夏意盎然。这天,蓝莓采摘节暨乡村旅游节在碾子湾隆重开幕。黑娃和柳枝陪客人一行顺着山路来到村口,乡亲们捧出蓝莓酿制的美酒:“树上喜鹊喳喳叫,魏柳河畔好热闹,手捧美酒迎贵客,而今新村真正好。”姑娘们手捧鲜花,载歌载舞,幸福新村拉开帷幕。
  河水轻轻流过,碾子湾的夜晚一派祥和,黑娃、柳枝、乡亲们在村活动广场跳起欢快的广场舞,美妙的旋律和着人们的欢声笑语,在魏柳河上空回荡。
  评论这张
 
阅读(116)| 评论(3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