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西川涪东翁博客

印射出生活的点点滴滴。

 
 
 

日志

 
 
关于我

西川涪东翁,男,四川绵州涪江东岸一个老头。绵阳西蜀文学艺术院《蜀风》杂志执行主编。经年浪迹网络,小趣码文字为乐,以教人为人度日。在报刊,“绵州诗联”、“新浪博客”,“网易博客”,“红袖添香”、四川文学网站等媒体发表各类文字多件,多次获各级征文奖。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小说】西泠桥畔苏小小,红颜才女杳然去  

2016-08-30 16:13:34|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公元479年,小小出生在杭州西泠桥畔苏家祖祠,她长得眉清目秀,聪慧过人。父亲是读书人,吟诗诵文,她一听便会,乡邻都夸她长大后必成大器。

  小小十余岁时,父母相继病故,只得把她托付给贾姨妈照顾。

几年过去了,小小长成了一个美丽的少女。她从小喜爱读书,虽不曾拜师学习,却知书识礼,尤精诗词,能信口成章。小小酷爱西湖山水,她将自己住屋布置得幽雅别致,迎湖开一圆窗,题名“镜阁”,两旁是她自撰手书:“闭阁藏新月,开窗放野云。

  每天,小小总在西泠桥畔散步,眺望涟涟碧波,点点水鸟,她会情不自禁地吟诗放歌,倾吐心中的情愫。那时的西湖,风光秀美,山路曲折迂回,游览辛劳,她便请人制作了一辆小巧灵便的油壁香车。

  泠桥畔,白沙堤上,苏小小乘兴于湖山之间,车子灵巧,人儿娇美,穿行于烟云之间,恍如神女下凡,游到兴起,朗声吟道:“燕引莺招柳夹途,章台直接到西湖。春花秋月如相访,家住西泠妾姓苏。

  当时,一批纨绔子弟专门寻花问柳胡作非为。苏小小为了避开这些人的胡缠,常常煞费心机。这日,她正在鸳鸯湖边的画舫中弹琴,不料那帮无赖又追随而来。银瓶姑娘一看情况不对,便抡起竹篙想把船撑开,可那些家伙争着要往船上爬。

  一个采菱姑娘从菱桶里站起来说:“你们是什么人,大白天胆敢往姑娘船上爬?”

一个斜眼公子说:“咱爷们都是京城来的堂堂相公,小小的船我们为什么上不得?你敢小觑我们,来人呀,把她们的菱桶拉上岸来打碎砸烂。”

  几个家丁一声吆喝拥到湖边拉住菱桶往岸上拖。苏小小见状忙走出舱门来到船头,柳眉一竖厉声说道:“慢,你们要我待客就叫家丁住手。”

  相公们一听立即照办。苏小小又说:“我非势能辱非力能取,你们要我待客,就该懂得待客的规矩。”

  “什么规矩?望苏小姐指点。”

  苏小小侧着头说:“要我待客,就得以礼相待凭才取胜。”

  众相公呆了问:“凭什么才?”

  苏小小慢慢回过头说:“你们不是说都会琴棋书画么?我来给你们出个画题,请各位相公每人绘一幅画给我,谁画得好,谁就是我的座上客。”

  众人齐声说:“这办法好,请苏小姐快出画题。”

  苏小小早已胸有成竹,她看看各位相公冷笑着说:“诸位相公我看你们生得个个貌若潘安,大家不如相互把相貌画下来,也好让我赏识一番。”

  众相公听得苏小小夸他们貌若潘安心,里乐滋滋的连声说:“妙极妙极!”

苏小小差点笑出声来,忙将袖管一拂,掩面进入舱内。

  相公们各自作画,心里都打着同一个鬼主意:定要把对方画得越难看越好,这样方能显出自己最美。不多久相公们的画都完成了,他们一声高呼:“苏小姐请出来赏画吧!”

  相公们争先恐后地叫着,苏小小站在船头指着赵相公的画说:“赵相公你画的是谁呀?”

  赵相公指着钱相公说:“我画的是他。”

  苏小小向采菱姑娘喊道:“你们看像不像钱相公呀?”

  采菱姑娘们明白苏小小的用意,齐声回答:“像!”

  “放屁!”赵相公抢过画蘸上墨一下朝钱相公的脸上挥去。钱相公的脸上立即出现一大块墨迹,他忙用手去脸上一抹,这下眉毛、眼睛都成了漆黑一团。苏小小和采菱姑娘们忍不住都哈哈大笑起来。

这时,其他几个相公也都发现自己被对方画成魔鬼一般,他们也互相揪打起来。大家挥墨的挥墨,踢脚的踢脚,霎时间闹得不可开交,越打越凶,一直打到日落西山,相公们一个个都头破血流,躺在地上动弹不得。他们抹着脸上的墨汁、汗水和鲜血,睁开眼想再看一看船头上的苏小小,可是苏小小的画舫早已划得无影无踪了。

不久,上江观察使孟浪因公事来到钱塘,身为官员不好登苏小小之门,于是派人请她来府中,没想到苏小小架子很大,催了几次方来,孟浪决定难为她一下,于是指着庭外一株梅花让她做诗,苏小小从容不迫地信口吟出:“梅花虽傲骨,怎敢敌春寒?若更分红白,还须青眼看!

孟浪赞佩不已。后来,苏小小的名声传开了。豪华公子、科甲乡绅慕名而来。僻静的西泠桥畔顿时热闹起来。小小原想以诗会友,交几个酷爱山水的知己,不想来访者多是些绣花枕头烂稻草——衣冠楚楚的蠢才,十有八九被她奚落出门。

钱塘城内巨富钱万才数次登门,愿以千金娶小小为侍妾,被小小拒绝。钱万才失了面子,发狠道:“你有才貌,我有财势,惹恼了我可要小心!

  贾姨妈劝小小道:“钱老爷是富贵人家,随了他,你也有个依靠。”

  小小道:“人之相知,贵乎知心。岂在财貌?更何况我爱的是西湖山水,假如身入金屋,岂不从此坐井观天?”

  小小对山水的痴恋未变,只不过,她不再到热闹的景区,而专去人迹稀少之处。这一日,时值深秋,她来到红叶满山的烟霞岩畔。忽然,前面传来“叮当”凿石之声,她正要避去,那边有人喊骂,争闹起来。小小循声寻去,迎面是一个形如石屋的大石洞,一群凶神恶煞的家丁挥着皮鞭,正在殴打几个石匠。

  小小心中不忍,喊道:“光天化日之下,为何打人?

  家丁见小小仪态非凡,弄不清她是何等人物,停手道:“小人奉我家老爷之命,在此督促石匠完工!

原来,富豪钱万才为了讨他老娘欢心,在这五屋洞壁上凿刻石罗汉三百六十五尊,以示他老娘天天敬佛、求取保佑之意。老娘七十寿辰将临,而石罗汉尚未完工,所以家赶来催促。小小见石匠们衣衫褴楼,疲惫不堪,便向家丁求情,宽容期限。

  贾姨妈担心小小母亲留下的积蓄用尽,将来生计无着。小小说:“宁以歌艺谋生,身自由,心干净,也不愿闷死在侯门内。”

  贾姨妈叹息道:“姑娘以歌艺为净土,把人情世故倒也看得透彻。”

  冬去春来,莺飞草长。一日,苏小小乘油壁车去游春,断桥弯角处迎面遇着一人骑马过来,那青骢马受惊,颠下一位少年郎君。

  小小也吃了一惊,正待下车探视,那少年郎君已起身施礼。小小过意不去,报以嫣然一笑。

  少年名叫阮郁,是当朝宰相阮道之子,奉命到浙东办事,顺路来游西湖。他见小小端坐香车之中,宛如仙子,一时竟看呆了。直到小小驱车而去,阮郁才回过神来,赶紧向路人打听小小的来历住处。

  阮郁回到住处,小小的身影总是浮现在眼前,茶食无味,辗转难眠。第二天一早,阮郁骑着青骢马,叫人挑着厚礼,径直来到西泠桥畔。

  恰好贾姨出来,阮郁道:“晚辈昨日惊了小小姑娘,容我当面谢罪。”

  贾姨见他不似一般王孙公子气盛无理,便进去通报。小小因游湖劳累,倚在床边,不知怎的,总想起昨日遇见的那少年郎君。忽听说此人到来,心中一喜,说道:“好吧。”

  阮郁斜穿竹径,曲绕松柳,转入堂内。小小从绣帘中婷婷走出,四目相视,双方都暗含情意。小小道:“你既爱湖山,请到楼上镜阁眺望。”

  镜阁墙壁上贴着小小书写的诗:“湖山曲里家家好,镜阁风情别一窝。夜夜常留明月照,朝朝消受白云磨。水痕不动秋容净,花影斜垂春色拖。但怪眉梢兼眼角,临之不媚愧如何?

阮郁连连叫好,对小小更添了几分爱慕之心。小小知他是有才之士,便叫侍女摆开酒肴,两人对饮起来。

  阮郁本是风流才子,此刻面对美景,趁着酒意,随口吟出不少佳句。小小更是喜欢,停杯抚琴,曲调悠扬缠绵,传递着眷恋之情。此后一连几天,小小和阮郁都在断桥相会。一个驱车前往,一个骑马相随,沿湖堤、傍山路缓缓而游,好不快活。

  一日,正当夕阳西下,飞鸟归巢之时,小小与阮郁来到西泠桥头,周围一片静谧,她激动地轻声吟道:“妾乘油壁车,郎骑青骢马,何处结同心?西泠松柏下。

  当夜,由贾姨妈作主,两人定下终身。

  阮郁成婚的书信送到家中,阮道气得差点昏倒,老谋深算的他修书一封,说自己因受风寒卧床不起。阮郁父命难为,只得赶回家中。

  自阮郁去后,小小整日足不出户,以诗寄托相思:“别离情绪,万里关山无底数;遣妻伤悲,到底郎踪何处去?自从君去,数尽残冬春又暮;等到花开,庭院深深连夜雨。

  春去夏至,小小才接到一纸抛弃她的书信。只见她脸色苍白,双手微颤,眼里噙着泪花,良久才吐出一句:“好个负心的郎!”

  入夜,小小独自关在房中,饮一阵酒,抚一阵琴,间或抽泣几声,直到深夜才没了声响。贾姨妈放心不下,破门而入,小小已醉倒在床上,泪水湿透了枕巾。苏小小口念绝情诗道:“妾本钱塘江上住,花落花开,不管流年度。燕子衔将春色去,纱窗几阵黄梅雨。斜插犀梳云半吐,檀板轻敲,唱彻黄金缕。望断行云无觅处,梦回明月生南浦。

清晨,小小摇摇晃晃跨出家门,来到西泠桥上,望着湖上娇艳的荷花独自出神。贾姨妈跟了出来,扶住小小:“男女之情往往薄似烟云,短似朝露,你千万要想得开,身体要紧。”

  从此以后,小小脸上少有笑容,性情变得更为冷峻孤傲,接待客人,言语之间更多调侃的冷笑。不想,倒反而传出个“冷美人”的名声。

  一个晴朗的秋天,一日游到石屋山中,正是交秋天气,红叶满山,她在湖滨见到一位模样酷似阮郁的人,却衣着俭朴,神情沮丧,闻讯后才知此人叫鲍仁,因盘缠不够而无法赶考。她觉得此人气宇不凡,必能高中,于是主动提出为其提供钱物上的帮助。鲍仁感激不尽,满怀抱负地奔赴考场。苏小小慷慨赠送银两,令鲍仁感叹:“千秋侠义,谁知反在闺帏。

  502年,小小因相思过度,终致风寒。贾姨见她病情垂危,问她:“你交广甚多,不知可有什么未了的事?

小小感慨道:“交际似浮云,欢情如流水。我的心迹又有谁知?我别无他求,只愿埋骨于西泠,不负我对山水的一片痴情。”小小说罢,含恨逝去。

  安葬时日将到。这天,只见一人穿白衣,戴白冠,骑着白马而来,到西泠桥边下马,步行至小小家门前,一路哭将进来。原来,他就是鲍仁,他奔到灵堂,抚棺痛哭:“苏姑娘,为何不等我鲍仁来谢知己,就辞世而去?老天不公,为何容不得你这个有才有德有情的奇女子!

  鲍仁直哭得声息全无,贾姨含泪相劝。鲍仁道:“人之相知,贵乎知心,知我心者,唯有小小。”

  鲍仁强压悲哀,请人在西泠桥侧选地筑墓修亭,亲撰碑文,写出苏小小一生为人,以表明她的高洁人格。从此以后,苏小小的芳名与西湖并传。正是:

湖山此地曾埋玉,花月其人可铸金。若解多情寻小小,绿杨深处是苏家。桃花流水杳然去,油壁香车不再逢。

  评论这张
 
阅读(5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